第一次癌症時的手術實錄

  在某次失業過後不久好不容易我的前同事為我找到一份臨時性的櫃檯工作,剛然是很賣力的去工作囉!在工作當中的某一個星期假日,突然發現自己其中的一顆睪丸怪怪的,然後過不了幾日就發現它越來越大!
  再過了幾日,決定先到住家鄰近的耕莘醫院看看。在醫生經過了超音波及電腦斷層掃描過後,覺得應該是睪丸的病變,要我儘速開刀並化驗。
  由於我還在工作,所以我央求醫生能不能在我的臨時工作告一段落再去動手術?
  這期間,我爸要我去別的醫院去詢問第二意見。於是我上網找詢,覺得台大醫院應該是全台最不錯的,因此決定去那做開刀的第二意見的諮詢。
  之後在台大醫院也是做了超音波及抽血,由血液的化驗中發現癌系胞指數偏高,自此覺得應該是不好的東西在體內。於是醫生就要排定開刀日期,我一樣是央求醫生排在我的臨時工作告一段落後實行。
  終於我的臨時工作告一段落了,就要去執行我說害怕不害怕,說怕也怕的癌症手術了。
  還好我的主治醫生為人很客氣,住院病房的護理長也很親切,不過護理師們真的是一點兒笑容都沒有,很嚴肅!
  開刀前一天做了很多評估,而醫生也都會跟我們病人說明,還有做了一堆開刀前的檢查。終於到了夜晚,還要吃瀉藥及塞肛門的瀉劑。在拉了一陣肚子後,終於累到想睡了。
  到了要開刀的當天,我已經被送進開刀房了,我媽才姍姍來遲。醫護人員指示了我的開刀房所在,我媽才得已知道開刀房的方位與位置在開刀房外等我。
  聽說經過了五至六小時,我被推出了開刀房送至休息室。然後可能由於麻醉藥太強,我一時無法清醒,最後由一位資深的護理人員大力的拍了我的臉頰(其實有點像被人大力的呼巴掌),才終於讓我清醒了過來。
  開刀第二天,我媽為了想讓我的開刀的傷口快點好,就幫我向醫院訂了個鱸漁湯。但很奇怪的是我吃了之後,睡了一著起來,全身就起了蕁麻疹。我媽就去找護理師,他們才急急忙忙的連絡我的主治醫師後,幫我打了抗過敏針。
  到了第二天晚上大家都入睡了,我卻很想起身來上廁所,但下半身很不舒服會痛。我媽可能是太累了睡得很沉,我怎麼叫都叫不起她,只好自己努力的下床想自己走向廁所。但走到一半沒力走下去,還好我隔壁床的病友的親人扶我慢慢的到廁所,再慢慢的扶我回床。而這些事我媽竟然都不知道,這也太神了吧?
  第四天要出院時,由於是星期六的關係,值班的護理師因為臨時被調班,害她無法跟男友去約會,心情超級不爽的。因此我們這些病患她都覺得看不順眼,對我的護理當然也沒有什麼同理心可言了。要辦出院的所有事宜,她完全不想辦,就在那邊指揮我們要怎麼做怎麼做。待都辦完了,要詢問手術後要如何回家自理換藥,也是兇巴巴的說,我都說過了!
  當然我也不是客氣的人,我也很兇的回說,妳說過了?你是說給鬼聽嗎?她竟還回我說,是啊!你就是鬼!我就說你們護理長呢?她說很抱歉,今天星期六她休假啦!我說你電話借我。她說,為什麼要借你?我說我要跟醫生說!她又回說,今天醫生不會來啦!我說,他今天有門診,電話給我!她才把她的氣焰給降下來,並向我致歉,要求我不要告發她!
  我是來看病不是來製造是非的,既然她都道歉了,也就不用再計較太多,以免自己沒被癌症打死,先被氣死了!
  回到家來,沒到一週,我爸就想說要多運動運動好的比較快,就建議我慢慢的上、下樓。結果卻不小心讓傷口有點小小的裂開。以致於我回診時,護理師處理好小小裂開的傷口,要我再等一星期再來拆線。
  拆完線就是要準備電療了,而這電療其實就是照放射線。首先是要用簽字筆畫照放射線的線條在身上,但因為當時是夏天,就很容易掉色。而我又很會流汗所以每隔幾天就會把畫的線都給褪掉。後來我被警告再褪色就不幫我畫了,但警告我沒用啊!汗還是一直流啊!
  照電療是每天下午都要去照,而夏天的下午真的不騙你是烤爐的溫度!我連續照了二十幾次,終於結束了!結束的那一刻真的是超級開心的!而很神奇的是我在電療期間一點副作用都沒有產生,真的是太神奇了!
  話說這電療的主治醫師也是很酷的一位醫生,很為我們國家著想的。比如我失業了,他有勸我先不要去領失業給付,不然會給勞保很大的負擔之類的。不過說實話,我最後還是有去領那六個月的失業給付,因為不無小補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