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部手術之奇幻旅程

  記得是三十幾年前的某一天,我暑假開始跟同學一起去補習美術。這在當時好像是有錢人才有的待遇,但,總之我去補習美術了。


  前幾次的上課老師都會為我們準備圖書紙,但在這天老師說她未來不會再為我們準備圖畫紙了,以後我們要學著自己去買!
  到了下一次的補習美術時間了,我跟另一名同學突然想起要準備圖畫紙,否則上課沒有圖畫紙可用是要如何是好?
  所以我們兩個急急忙忙的去美術補習班的附近的書店買圖畫紙,怎料這家晝店沒開!我們想到還有一家書店,我們又飛也似的跑過去買,怎料一樣是沒有開!
  因此我跟他就想跟老師說明,看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我們畫畫。因為開課的時間快到了,我跟他又飛也似的跑向補習班。記得老師有說遲到兩分鐘就不能進教室了!
  因為補習班在馬路的對面,時間又即將到來,我們兩個不顧馬路上是否有車,只想快快衝過馬路。
  怎知剛好有一台125 c.c.的機車快速朝著我們而來!當下那位同學過了馬路,我卻好死不死的被撞個正著,而且還彈飛了起來。
  這時機車騎士跟他後座的老婆正想逃走,卻被一位熱心的老伯攔了下來,並表示已經抄下他的車牌號碼,也叫了救護車;這時騎士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跟著救護車及老伯到了醫院。
  當下我還有能力跟醫護人員訴說我家及我爸工作地點的電話號碼。醫護人員通知我爸、媽到場後,那位熱心的老伯就默默的離開了現場。
  因為當時並沒有像現在的醫學科技那麼發達,因此沒有電腦斷層,無法有影像來判讀全身到底那裡有問題。只知當下我是只要吃東西就會吐,眼睛有一邊是歪斜的。
  醫院因為檢查不出什麼毛病,因此強烈要求我回家自行休養。但一回家就是無法吃東西,只要一吃就會馬上吐出來。所以又回到醫院去住了幾天!
  後來我跟那撞我的人一起去了一家外科醫院,醫生本來要幫我動腦部的手術,因為他發現我的頭骨有一處已經凹陷。但是撞我的人把醫生拉到廁所談了一會兒後出來,卻跟我及我爸媽說,沒事了,只要吃些藥就好了。後來才知道原來是撞我的人送了醫生紅包了!
  我爸因為我一直無法吃東西只能靠打點滴來維生是很心疼,所以四處去探聽有那個醫院有比較好的儀器可以確認我的病因。這時有一位我爸認識的護理長說,現在有兩家醫院有進口電腦斷層,要不要去試一試?但費用很貴!
  我爸當下說當然要去試,不管他有多貴,都要去試。原本我爸是想去榮總,因為我是榮眷有補助。後來覺得離家太遠,才選擇了當時還在台北公館的三軍總醫院。
  進得醫院馬上被送去電腦斷層檢查,而且立即排定晚上就動手術。在動手術沒多久發現情況比原來預估的嚴重,馬上縫合,再做詳細的檢查。
  檢查完了之後,主治醫師立即又找我爸商討是否真的要動手術?因為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二十!我爸當然是說要動手術。但醫師要我爸別太樂觀,並要他要有辦後事的準備。
  我被送進開刀房後,醫生還故做鎮定跟我說笑話,並要我看著遠方,我就陷入深層的昏迷了。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我就不知道了。
  當我醒來時,我就覺得導尿管超級不舒服的,要求我媽去跟醫生說可不可以拔掉?在醫生討論了老半天後拔除了,改用尿壼。
  但是第二天醫生突然發現有一個通氣的管子沒有拿出,說要幫我再次開刀取出。我爸、媽當然只有同意。但是醫生說有個問題,那就是沒有麻醉藥劑了。之所以沒有麻醉藥是因為在當時這是管制藥品,而且三軍總醫院的麻醉藥都是優先預備給軍人用的。
  因為沒有麻醉藥,而醫師請我爸、媽去藥房買又買不到的狀況,只好硬著頭皮不用麻醉藥拆線又縫線。那種痛真的是無法形容的痛!當下只見醫師及護理師拿了毛巾準備讓我咬著,還要我死命的抓著病床的欄杆。我媽怕我太痛,所以手就一直讓我抓著,事後才知道她的手被我抓著很痛,卻死命的忍著不敢放手。
  之後就比較舒服了,卻要每天換藥打針及吃藥。或許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對吧?其實還沒有!因為在兩年後我得水痘,又引發了置入的鋼釘生銹了!
  一樣是在沒有麻醉藥的狀況下我又再一次的把皮膚弄開,把鋼釘拿出來後,再縫合!
  就這樣我的頭部手術之旅告了一個段落。在這期間很感謝一位實習護士,要是沒有他的鼓勵,或許今天我不會恢復的這麼好!謝謝她花了很多心思在我的語言復健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