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十月二十二日我爸才由醫院的心臟內科出院,但是下午卻又因為拉肚子又高燒,讓我們向一一九求救而送到醫院急診室。而今晚由於不少人都是因為肺部感染而進急診,所以輪到我爸時已經沒有病床了,而要等到次日早晨才能知道有沒有病床可以入住。因為我媽怕我人個子太高而無法安然入睡,所以我媽就讓我先回家,讓我明日早些到醫院換班。

  到了第二天老爸除了退燒外,但卻依然拉肚子,而且已經不太理人了,加上血壓一直偏高。因此在我媽回去休息了八個時後,護理人員說醫師決定要讓我爸進加護病房做詳細的檢查。

  到了加護病房後我爸的情況有越來越好的趨勢,但是腎功能好像一直都有偏高,而榶尿病也到了最高臨界點。因此醫師決定要努力的找出問題點。但凡事都有風險,醫師就先要求我們簽署「不施行心肺復甦術或維生醫療同意書」。其實我們早就在榮總時就做了健保卡註記,也已經登入其中了。但此醫院做事嚴謹,所以要我們再次簽署。但我們把急救藥物注射這項給去除,因為這樣才能老爸如果有問題時,可以比較輕鬆無負擔的離開。

  我爸穩定的住了加護病房九天,醫師覺得已經穩定了,所以想把我爸轉到一般病房。在這之前得把要做的檢查再詳細做一次,所以就做了抽血、肺部X光等的檢查等。結果捐血的結果是腎功能指數偏高、血壓又開始升高還驗出腫瘤指數偏高。

  再過三天,醫師再度抽血,腎功能指數沒有降低,腫瘤指數依然偏高,而肺部好像有積水且有左胸下陷的狀況。所以醫師指示再繼續住院密切觀察,而此時我們發現老爸手因為之前打降血壓及抗生素的藥變得極為水腫。

  又過了一天,老爸開始血便,血壓開始下降。此時不打降血壓藥,反而給升血壓的藥,再輔以人工輸血;另外也開始暫停鼻胃管的餵食,並做肺部引水導管引入。第二天又再輸血兩次,連前一天的輸血量是一千五百c.c。

  原本血壓開始回升,也不再拉血便,醫師決定照大腸纖維鏡/乙狀結腸纖維鏡。在做了大腸纖維鏡/乙狀結腸纖維鏡後,有發現出血的狀況,但由於出血量大導致無法真正的找出出血的位置,必須等到不再出血才有辦法找出出血點。

  這天晚上十一點多接到小夜班的加護病房老爸主顧護理師的電話說,老爸的情況不太藥觀,因為血壓不斷下降來到40;所以要我們家屬速速前去陪老爸,以免發生憾事。因此我在洗過澡後,急急忙忙的騎腳踏車前往醫院。

  在醫院的這八至九個小時裡,只見老爸的血壓在儀器中的顯示是上上下下,機器一直不斷發出蜂嗚聲。而無助的我只能不斷的拍打老爸的手及不斷的以啜泣的聲音要老爸加油,並且不斷向上帝祈求。漸漸的看著老爸的血壓回復正常,我知道求上帝的果效出現了,我也慢慢的安心下來。

  待第二日,老爸的狀況開始穩定,但之前沒打抗生素而消腫的手又慢慢的腫漲起來。醫師再幫老爸抽血,腎功能指數依然高,而腫瘤指數不再現在急欲知道的項目而沒有再做追蹤。也由於老爸沒有再血便,所以又開始由鼻胃管再次餵食。

  但到了今日傍晚,我們再前往探視在加護病房的老爸時,老爸卻又再度大出五百C.C的血便,因此又立即幫老爸輸血五百c.c。待我們回家時,又停止由鼻胃管向老爸餵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