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護病房的夜晚

  在上週六(十一月五日)我受到醫院小夜班的護理師之邀(其實是我爸病危),我在深夜十二點之前,也就是隔日零點之前到達加護病房,並進到裡面去參觀、實習(還真的咧?)。

  進得裡面只看到加護病房中的護理師忙著交班,因為小夜班的要下班,而大夜班的要開始上班了。

  我到了老爸的病床處,大夜班的護理師交待了小夜班看到我爸的情形,然後就拿了張椅子請我坐在我爸的身旁。然後就自顧自的去忙自己的事去了。畢竟大夜班一個人要靠七、八個病患,真的也沒有時間跟我瞎扯蛋。

  看著老爸的生命跡象的儀器中的血壓一直在七、八十徘徊,我的心也跟著七上八下。然後我就一直幫老爸按摩,但卻什麼幫也幫不上,只有越看越心疼,就在老爸身旁哭了起來。可能一個大男人哭得太傷心了,護理師看不下去,就過來把門簾拉了起來,以免大家被一個可笑的哭泣男子給影響上班愉快的情緒。

  在我一邊幫我爸按摩時,時間飛快的過了一、兩個小時,老爸的血壓終於從谷底漸漸回升到了一百多;我相信這是因為我不斷的向耶和華我的上帝禱告的結果。上帝果然如同聖經上說的,看似在別人不能,但對上帝來講,卻是萬事都能。在最最最絕望的時候,沒有人可以依靠,只有耶和華我的上帝,讓我覺得平靜及平安。

  在加護病房的夜晚,我才發現,護理師們真的只有片刻的休息及彼此開開玩笑、打打氣,把這段夜深人靜的時光給渡過,不然其實她(他)們都是超級忙碌的。每一個小時要記錄病人的生命跡象的各項數值,每兩個小時要翻一次身並抽痰,每三個小時把小便倒到測量尿桶中,還有把抽痰的抽痰杯打開拿走裡面的測量袋,倒出再裝回。到了凌晨五點又要幫病人擦澡及刷牙。

  加護病房有一位可愛的老伯伯,把三更半夜當成了白天,一直要護理師陪他出去走走,還一直要護理師幫他洗澡及換尿布。護理師很有耐心的一直安撫他並陪他說話。待到凌晨五點一到,就立刻幫他擦澡及換新的尿布。不過依我的觀察好像到了晚上我再去探視老爸時,已經不見這位老伯伯了。

  護理人員幫我老爸刷牙真的很細心,拿了牙膏及牙刷外還有準備海綿牙刷。把牙膏擠在牙刷上後,就開始把老爸的嘴巴張開,並開始仔細的刷了起來,最後用海綿在刷一次時,還有用吸口水的吸水棒一邊把牙膏及口水給吸出來。

  而這當中護理師在第二次幫我爸翻身時,可能覺得多一個人在旁邊會礙手礙腳的,就問旁邊資深的護理師說,「小夜班的叫家屬來做什麼?」資深的護理師說,「因為當時狀況不穩,所以希望家屬在場吧?」但最後可能是覺得凌晨兩點已經很晚,才會一直讓我留在加護病房吧?

  其實我是覺得醫師根本就不會覺得我爸的狀況是危急狀況,因為我一直沒有看到醫師到場來關切,只是到早上的七點四十到八點之間來巡房。醫師聽聞我待在加護病房一整夜,只有淡淡的跟護理師說,「不要這麼麻煩家屬,不應讓家屬們很累,這是我的原則。」

  不過也好,讓我可以了解加護病房的夜晚生態,也算是長了一般人不能得到知識,獲得了難忘的回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