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手術



  11月3日接到慈濟醫院住院通知的電話,要我爸於11月4日早上九點到住院櫃檯報到。於是11月4日一早八點二十分,我們從家裡坐計程車前往慈濟醫院準備報到。

  先到醫院入院櫃檯報到後,就去照住院的X光及住院抽血及量血壓還有身高及體重,之後就由醫院志工帶我們上樓到病房。
  到了病房有一位年輕才剛畢業的小護士(謢理師)來詢問我爸相關的問題,不過由於我爸年事已高,耳朵有重聽,所以都由我代答。
  之後就是讓我爸先在病房上休息到下午,再到樓下的麻醉評估室做麻醉的評估。麻醉師問了很多非常專業的問題,我也都一一的回答。
  麻醉師是有提出我爸有在吃抗凝血劑,所以有大量出血的問題,因此她還要在跟醫院討論才能確定麻醉的型式是在全身麻醉還是半身麻醉。
  晚上住院醫師也來做了一些確認的動作,包括幫我爸畫上手術部位的記號,還有相關手術可能的風險,這些他說都是在可以接受的範圍,要我們安心。
  做疝氣手術都要先清空腸胃,所以在晚上謢理人員幫我爸塞了兩顆清腸胃的藥,然後要求過了十五分鐘後才能去上廁所,以免藥還沒進入腸胃就被排洩出來了。
  過了晚上子夜十二點後就什麼東西都不能吃了,這包含了水。我爸在這過程中有說口渴,因此讓他在服藥的時候喝了一點點的水潤潤嘴。
  11月5日一早的六點三十分過後,護理師就來要求我爸換手術時的衣服,並說明如何穿。然後要我們準備好後靜待他們的通知。
  七點十五分一到,醫院外包人員就來通知我們要去開刀房了。因為他一次要帶三位病人下去,所以要求我們有家屬陪同的人,由家屬推輪椅到開刀房外等候。
  七點三十分準備進入了開刀房,我與我媽在開刀房外等待。在等待時間之中,我們可以經由開刀房外的螢幕看到手術進行到那個階段了。
  經過了三個小時又四十分鐘的等待,終於看到我爸到恢復室的訊息,於是我跟我媽趕緊到恢復室外等待廣播後入內接我爸回病房。
  回到病房,我爸說他除了累之外沒有感覺不舒服。我跟我媽都在想應該是麻藥還沒有退的關係,所以還沒有疼痛的感覺吧!
  經過打了兩袋的生理食鹽水及吃了消炎止痛藥之後,我爸開始進入夢鄉,為第二天的出院做準備。在此時,醫院的另一名住院醫師前來做出院的衛教。這醫師真的很有耐心,一一的解說我的疑問!
  我爸因為開刀累及因為有耳背所以睡得還不錯。但隔壁房夫婦兩人都是會打呼得很厲害的人,可就苦了我了;因為我是晚上有聲音就無法入睡的那種人。
  終於盼到我爸出院時刻,但是醫師有個但書,就是一定要能自己正常排小便,而且要超過100c.c.才能出院。
  因為之前插排尿管,拔除後要馬上排尿是不可能的,加上有疼痛感,更不可能。於是我們從早上的十點多一直等到下午3點15分,終於等到了。
  手術後回家本來一切都正常,但卻發生了大家最不想看到的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